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nba让分胜负推荐

《科學》給中國編輯的建議

作者:本站編輯 文章來源:科學網博客 發布時間:2014-06-24 09:43:15 瀏覽次數:165

專訪《Science》編輯部主任編輯Jack S Yeston博士

 

■石應江  齊國翠(西北有色金屬研究院)

 

筆者在2001年,2008年,20141月多次對美國《科學》華盛頓總部及英國劍橋大學分部進行了訪問。對《科學》有一定的認知。認為,《科學》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著名的國際性跨學科綜合科學雜志,源于其悠久的辦刊歷史積累,編輯的獨立性,很高的同行評議標準及編輯質量,世界頂級科學家組成的同行評議團隊,來自世界著名大學的專業背景深厚的編輯,作者的國際性,AAAS的堅強后盾和出版人。《科學》的目的是出版跨學科的論文,讓不同學科的讀者都能讀到一篇感興趣的文章。

 

1.來自世界一流大學的博士組成《Science》的編輯團隊

 

《科學》雜志在美國華盛頓、英國劍橋大學及其他幾個國家都有編輯部,有26位按照學科分工,具有博士學位的編輯,其中,主任編輯4人,高級編輯19人,助理編輯5人,書評編輯1人,他們來自哈佛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耶魯大學、利茲大學等等。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科學》的編輯必須具有博士學位,因為學術功底很重要,只有這樣,當收到一篇來稿時,才能做出接受并送進一步評審或者拒絕的決定。同時,若審稿人評審意見不妥時,也可以和評審人辯論,以便給作者一個公正、有建設性的評審意見。專業背景和淵博的知識有助于編輯和審稿人、作者之間的溝通,因為,當拒絕一篇來稿時,作者通常十分不愉快,會問:為什么?那么,編輯就得從研究方法、討論、結果等方面與作者溝通。

 

《科學》的現任主編麥克納特(MarciaMcNutt)女士,是地球物理學家,是美國科學院(NAS)院士、美國文理科學院(AAAS)院士。此前,是美國地質調查局局長及美國內政部部長科學顧問。曾于2000年至2009 年間擔任《科學》編委會高級編委,她注重科學傳播,而非商業化的出版業務,認為《科學》也需要適應新形勢,走進公眾領域。Jake S Yeston博士是《科學》9人管理團隊成員之一。

 

2.來稿的8%通過審稿

 

《科學》每年收到1.2萬份來稿,第1次篩選會淘汰70%。剩下30%留給編委會篩選,接下來送科學家進行同行評議,最后被接受發表的只占投稿總量8%。一般步驟是,作者通過數據庫平臺將論文投到編輯部,學科編輯初審后,部分論文被直接拒絕,其他論文進行下一步同行評議,若仍然被認為無突破性,也會被拒絕。通過的就進入下一步的深度評議。當然,也不是進入深度評議的論文都能夠被發表。這時,編輯部是通過一個顧問團隊(100~120人組成)來對這篇論文做出接受或者拒絕的決定。《科學》的顧問團隊是隨著科學的進步,雜志的發展在不斷更新和補充的。這個顧問團隊是通過數據庫來對編輯部初選通過的來稿進行深度評議的。編輯一般在7天內對所有評語進行匯總,然后做出決定。在金屬材料方面,聘請有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的院士作為審稿人。統計表明,來稿的2/3在初審階段就被拒絕,其余1/3進入深度評議。

 

由于當前的論文都跨學科,一般請2位評審人評議,多數情況是3人評議。根據專業內容,有時還增加評審人。如,有的論文實驗數據很好,但結論太小眾,讀者可能缺乏興趣和難以理解。那么,就將這些論文送給其他學科的專家審議,問他們能不能看懂?在《科學》,所有編輯還必須在評審意見的基礎上對論文內容做出判斷:近期該學科有何發展,遠期能否有重大跨越性成果?在深度上,能否被普通讀者接受?

 

3.審稿人要注重雙重角色的平衡

 

在論文評議過程中,要求審稿人平衡好作為評審人和作者兩種身份或者角色之間的關系。因為當他作為評審人時,常常要求作者更認真、更仔細修改,要補充足夠的數據來支持結論,這些補充都需要時間和精力。但是,作者卻期望盡快發表,這就是審稿人與作者之間的沖突。有意思的是,評議人往往也是作者,當他們是作者時,也迫切期望論文被盡早發表。另外,評審人在初審時很認真,但是在復審時,卻往往不在意作者是否按照修改意見進行了必要的補充?所以,如果修改稿有錯誤或者有些作者為了滿足評審要求去造假,此時審稿人卻不容易發現。作為科學雜志,作者的誠信度是基礎,編輯部通常認為作者是誠信的,只能發現問題時才去糾正。

 

4.來稿由具有本專業背景的博士來編輯

 

Jake S Yeston博士的職責是負責化學、生物化學及應用物理學科的編輯及來稿的評議,也處理其他一些學科的論文,看它們是否適合于出版或者進行進一步的評議。并與評議人討論評審意見,決定是否要求作者補充內容,與作者討論評審意見,提供建議。與其他編輯達成共識,以決定來稿的取舍。然后對接受的論文進行內容和形式的編輯修改并送排版,跟蹤論文的加工、出版過程,確保及時出版。同時,對一些有新聞價值的論文寫一份簡潔、易被大眾接受的介紹,并及時轉送《科學》的新聞部門,由他們負責新聞宣傳及深度采訪。

 

《科學》的編輯每天要處理很多很多論文,有時還要與其他學科的編輯討論或者通過網絡與在倫敦及其他地方的編輯實時交流,也可以通過《科學》的巨大的論文數據庫進行在線溝通。在網絡時代,編輯工作適于遠程辦公,例如,波士頓、多倫多的編輯可以在家辦公。

 

5.處理造假論文是一件兩難的事情

 

關于學術造假,《科學》有深刻的教訓。2006年,由韓國首爾大學揭發,被世界廣泛關注的論文造假事件是韓國生物學家黃禹錫關于人體干細胞克隆胚胎研究,這些文章發表在2004年至2005年間《科學》雜志上,直到2009年,韓國相關法院才判決論文數據部分造假。《科學》雜志也成立了調查委員會,發現:盡管這幾篇論文按照正常的步驟審查,雜志社卻對其蓄意造假無能為力。而且《科學》編輯部對論文造假問題的處理是一件兩難的事情。因為編輯部沒有權利去處罰作者,只能將作者造假情況向作者所在機構通報,由所在機構去調查處理。但是這種調查處理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編輯部必須等待調查結果再做出反應。但是,今天網絡很發達,社交媒體深入人們日常生活,當一篇造假論文被發現時,讀者希望編輯部在第一時間做出處理,慢一點就會抱怨《科學》編輯部為什么還沒有撤銷那篇論文?并催促編輯部發聲明。所以,編輯部就在等待和被抱怨中煎熬。

 

6.影響因子是目前評價期刊學術影響力的最好指標,但不能用于評價論文,兼答《衛報》的批評

 

2013年度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得主Randy Schekman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發表文章,宣布他的實驗室將不會再向《科學》、《自然》和《細胞》投稿。他說,這些世界最著名的期刊扭曲了科學進程,鼓勵研究人員走捷徑,在華而不實而不是真正重要的領域進行研究。Jake S Yeston博士說,一篇論文是否質量高,要看科學界對這篇論文的引用次數,引用次數多,至少表示大家對這項研究感興趣,而且,引用過程是民主化的,引用越多,說明這篇論文越重要,越來越多的人就會去看這篇論文。還有一點值得關注的就是社交媒體對論文的轉載和評價,也就是說,社交媒體已經成為傳統科學論文傳播、評價的新的高效渠道。

 

《衛報》的觀點有它的正確的一面,即,的確有不少作者是為了引用而引用。例如,不是因為被引論文很好而引用,而是因為這篇論文發表在《科學》、《自然》上,而《科學》、《自然》在學術界有很高的地位和影響力,所以希望借引用《科學》、《自然》上的論文來提升自己研究成果的影響力。事實上,并不是《科學》、《自然》雜志好,所發表的論文就一定好;反之,也不一定好論文一定就只發表在知名期刊上,兩者沒有必然聯系。《衛報》的論點是基于作者只關注《科學》的品牌,只注重其影響因子,通過期刊的影響因子去評價期刊中發表的論文,偏離了應關注于這篇論文是否對你的研究有幫助而引用。作者關注《科學》、《自然》,關注影響因子,這不是期刊本身的錯。作者從根本上還是希望在知名度高、影響因子高的期刊上發表論文。《科學》的目標也是發現并發表頂級的科學論文,因此經常參加各種重要的學術會議,向優秀的學者及其團隊組稿。

 

影響因子是目前最好的評價期刊影響力的指標,其他方法均無法與其相比。《衛報》提到的問題很重要,因為《科學》有品牌,所以,有些引用是源于作者其他的目的,而非論文本身。這些作者是在利用《科學》的影響力來提升自己論文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科學》也能鑒別一些被《自然》拒絕的論文投到《科學》編輯部,這就是看參考文獻表,看來自《自然》的參考文獻多不多?這是作者的通病,為了討好期刊編輯。

 

7.控制出版規模是為了讓人們每周有時間去讀完它

 

《科學》的目的是出版多學科的論文,讓不同學科的讀者都能讀到一篇感興趣的文章,出版相對少的論文是為了讓雜志薄一些,便于攜帶到飛機或者火車上閱讀。編輯部控制雜志規模,還為了讓人們每周有時間去讀完它,并有興趣去讀讀他專業領域以外的內容,并受到這些跨學科內容的啟發,因此,《科學》不得不拒絕許多杰出的研究成果,而且在拒絕時非常外交,因為不想疏遠任何科學家,也許,將來,這些科學家會有很杰出的成果。顯然,編輯們常常為論文的及時發表而興奮,并鼓勵科學家把未出版的論文投給他們。但同時,編輯們也感到很可悲,他們不得不拒絕90%的來稿,這些論文質量也相當好,僅僅因為《科學》發表容量有限。

 

8.封面文章致力于對科普的促進

 

201312月,筆者在哈佛大學科學報告廳聆聽了一場有關月球形成的向公眾開放的科普報告會。該團隊的相關研究成果作為《科學》的封面文章發表在201211月的雜志上。對《科學》而言,這不是個例,因為推動科學教育的發展是《科學》雜志的主要目標之一。另外,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大概在18年前就規定,科學家所獲得的研究經費必須要部分投入到公共教育中。《科學》雜志希望在美國科學家中創造一種文化,鼓勵科學教育的發展。要在美國創造科學文化,科學家要與社區、學校等組織建立互動關系。

 

天文學是大眾比較喜歡,又充滿好奇的學科,容易受到廣泛關注,所以就有了哈佛大學的科普報告會。編輯部一直致力于發現和發表這種被大眾廣泛歡迎和有興趣的論文,并將它們作為封面論文去推廣。但是,化學學科就不同,提到化學,人們容易聯想到有毒、有污染、危險或者毒品。

 

科學普及教育在美國依然面臨著巨大挑戰。前任主編布魯斯·艾伯茨博士在2008年訪問過溫家寶總理,他回到編輯部后感慨地說,當前中國的政治家都有純科學的背景,而美國的高層政治家,擁有科學背景的人不多,無論是總統還是兩院議員。如果美國擁有深厚科學背景的政治家再多些,那么,美國的科學教育工作會有很大進步,效率會更高。

 

9.傳統商業運行模式正面臨數字化出版的挑戰

 

《科學》雜志發表來稿是免費的。其運轉資金來源共有3部分:AAAS的會員費、印刷版和在線版的訂閱費、廣告收入。雜志有獨立的商業運作部門,他們與編輯部各自獨立。他們不能干預編輯部,不能告訴編輯部應該發表什么論文,不應該發表什么論文。目前,網絡很發達,廣告商在平面媒體上投放的廣告越來越少,相應投放到《科學》的平面廣告也在下降。

 

許多讀者問,《科學》為什么不能開放瀏覽?事實上,沒有一本期刊是真正免費的:如果放棄傳統的向讀者收費,那么,這費用就會轉向廣告商或作者。作為《科學》,即使向作者收費,也不能維持正常運轉,那么,要么發表大量的論文,要么向作者收取高昂的費用。《科學》每年發表830余篇論文,如果將所有費用分攤到這830余篇論文,那將會很高很高,根本不現實。當然,《科學》并不是完全收費,也有兩種免費閱讀方式,一種是論文發表一年后就可以在網絡上免費閱讀;一種是訂戶在網上的即時免費閱讀。

 

《科學》目前沒有把內容全部在線無紙化出版的計劃,紙質版仍將存在。已經通過網絡在線數據庫彌補紙質版在視頻、音頻等多媒體表現形式上的不足。紙質版的優勢是容易攜帶,在線數字化出版的優勢是低成本、綠色節能、多媒體豐富多彩。紙質版與在線版將并行一段時間。

 

10.對中國作者的建議:論文要有普遍的適用性,要能在某些領域改變人們的思想

 

最近幾年,中國作者投到《科學》的論文質量越來越高,在《科學》上得到發表的篇數越來越多。總體而言,來自中國的投稿量最多,許多論文很精彩,但作者不太清楚《科學》的用稿標準。例如,同一所大學同一院系不同作者投到《科學》的論文質量相差很大,有些是世界水平的,有的很差,難道他們之間沒有交流和互動嗎?《科學》要求論文的專業面不能太窄,要能在某些領域改變人們的思想。所以中國學者的論文更適合發表在該領域知名學術專刊上,而不是《科學》雜志上。

 

11.中國支持創辦英文版有利于科學交流

 

在中國創辦英文版,用英文發表原創于中國的論文,參與國際科學競爭,這是件好事。其實,中國本土的學報是以中文為主、以雙語為主、還是以英文為主,要看中國發展的需要。這里以化學領域的論文為例,二戰前,優秀的化學論文大部分用德文發表,因為那時德國的化學學科領先世界。但今天,來自德國的化學家要在世界交流,就需要用英語。現在中國的研究領域在不斷擴大,研究人員在不斷增多,如果20年后,世界上頂級的論文大部分用中文發表,那么西方的科學家都得學習中文。但是,當前中國科學正在崛起過程中,在這個階段,他們鼓勵并歡迎中國作者將自己的優秀論文發表在中國自己出版的英文版學報上,因為當前世界上懂中文的科學家不多,這需要一個過程。

 

12. 要舍得花一生去讀論文就能成為一名好編輯

 

Jake S Yeston博士1996年畢業于哈佛大學,2001年在加利福利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博士學位,在德國做了幾年博士后研究,2004年加入《科學》編輯團隊。當時,他想在華盛頓找一個工作,所以每周看C&E新聞的招聘廣告,看到《科學》的廣告后,他想,我應該擅長它,于是,申請了一個從來未曾想過的科學編輯職業。

 

他說,作為一名編輯,要有廣泛的學科背景,要有外向樂觀的性格,要有優秀的寫作水平,要與世界杰出的研究團隊保持緊密聯系,這樣才不會錯過獲得和發表激動人心的原創研究成果。要舍得花一生去讀論文,這樣你就會慢慢懂得寫好論文,編輯好論文。編輯工作是一份需要自覺、需要勤奮的工作。如果你是博士后,科學編輯是一個很棒的職業,值得你去工作。是的,他是一位性格開朗、善于言談、表情夸張、語言豐富的人。

 

他很熱愛這份工作,當他作為第一位讀到化學領域一些激動人心的進展時,非常興奮,特別愿意發表這篇文章。在讀研究生時,常常為讀到一些論文的圖表感到困惑,現在,一旦遇到這種情況,他就會建議作者,是否讓圖表一目了然呢?以便使讀者不再困惑,為此他十分高興。

 

《科學》也進行論文組稿,主要通過學術會議、電話、邀請函。通過參加學術會議與科學家保持溝通來實現編輯部與科學進展同步,及時了解科學新知。同時,由于專業的局限,所以必須廣交科學家朋友,以便為來稿的評議找到一個正確的評議人,并與這些大學教授或者產業科學家建立良好的關系,當他們看到我的email時,愿意花時間為我們去評估一篇來稿。

 

他最高興的事情是幫助作者在《科學》上發表了論文,最痛苦最遺憾的事是不得不拒絕大量來稿。他對當前中國科學的發展、教育現狀充滿渴望和期待。

來源: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0136-804780.html#rd

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