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nba让分胜负推荐

谷歌推出學術指標,影響因子面臨顛覆

作者:本站編輯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5-07-17 17:34:10 瀏覽次數:411

 谷歌學術(Google Scholar)自2004年底推出以來,受到廣大學者的一致好評,影響力日益增大。與Web of Science相比,谷歌學術不僅可以免費檢索,而且范圍遠遠大于Web of Science,既包括正常的學術期刊,也涉及書籍、會議、以及各種預印本。據估計,截止至2014年5月,谷歌學術共收集1億6千萬篇學術文獻,幾乎是歷史更為悠久的Web of Science的三倍,已經成為學者們文獻檢索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鑒于谷歌學術的強大功能,業界預期谷歌最終將推出谷歌科學(Google Science), 集檢索、出版、和社交于一身,從而可能顛覆現有學術出版和評價體系。雖然谷歌科學尚未上線,谷歌最新的學術指標(Google Scholar Metric)已經推出,并開始沖擊影響因子的地位。

  谷歌學術指標基于所謂的h5因子,即某一出版物在過去5年發表的文章之中,至少有h5篇文章每篇引用不低于h5次。例如排名最高的Nature,在2010年至2014年h5因子為377,表明這一期間Nature共有377篇文章引用數不低于377次。此外,谷歌學術指標還統計h5中位數,也就是進入h5因子的所有文章的引用中位數。例如Nature的h5中位數為529次,顯示其進入h5因子統計的377篇文章中,排名第189位的文章引用數為529次。

  和影響因子相比,谷歌學術指標的優越性是顯而易見的。首先,與影響因子只基于過去兩年數據不同,谷歌學術指標統計過去五年的數據,因而更加體現一個出版物的持久影響力,而不僅僅是當前的熱度。更為重要的是,谷歌學術指標采用h5因子進行評價,顯示的是出版物綜合整體實力,而不會像影響因子那樣很容易受一篇高引用文章所扭曲。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今年影響因子排名第一的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在谷歌學術指標中連前100名都沒有進去。與此相關的是,谷歌學術指標能夠更為準確的體現一個出版物的實際影響。簡而言之,兩個出版物發表文章數量不同,但影響因子接近,顯然發表數量多的影響力更廣。這種差別在影響因子上看不出來,而在谷歌學術指標上則很容易體現。一個例子就是Nanoscale和Nano Research,兩者都是國人主導的納米領域雜志,短短幾年都取得非常優異的成績,影響因子都超過了7。但Nanoscale發表文章更多,因此進入了工程和計算機科學的前20名。

  h因子評價體系最初由UCSD物理學家Jorge Hirsch提出,用于評價一個學者的影響力。目前通常基于兩個數據庫進行統計,一個是Web of Science,另一個就是谷歌學術。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采用谷歌學術進行統計,因其更為廣泛的代表性。這一趨勢預計在谷歌學術指標和影響因子的競爭中也會延續。

  以下為部分學科最新的谷歌學術指標排名:

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