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nba让分胜负推荐

談談歐美“綠色”開放獲取和機構知識庫的發展

作者:本站編輯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5-05-25 17:28:56 瀏覽次數:375

 與出版商主導的“金色”OA并存的,是由學術機構、圖書館以及學者主導的“綠色”OA——科研人員依然在傳統(付費內容)學術期刊發表論文,但是將經過同行評議的終稿上傳于各種機構知識庫,供讀者免費閱讀。

“綠色”OA的初衷,是在不改變現行學術期刊訂閱模式的前提下,通過學者自存儲實現研究成果的開放獲取。這一模式的優勢在于成本較低;同時,依然保持出版商為讀者服務的商業模式,避免出版商為賺OA出版費而降低質量。據不完全統計,在全世界已公布OA政策的國家中,48個選擇了通過機構知識庫——也就是“綠色”路徑——來實現開放獲取;14個介于二者之間;只有英國明確選擇了“金色”路徑,但英國政府也作了政策修訂。這種壓倒性的政策支持,極大促進了機構知識庫在西方的發展。

根據OpenDOAR的數據,全球機構庫的數量從2006年的300多家,猛增到目前超過2 700家——這僅是具有質量保障的正規機構庫的數量。機構知識庫的內容資源不僅包括OA學術論文,還有研究數據、教學資料、會議演講、多媒體素材等。很多機構庫的職能已超越資源平臺,逐步發展為網絡開放出版平臺;很多大學甚至把機構庫作為推廣大學品牌、進行高等教育市場營銷的工具。

近幾年,西方機構知識庫發展重點已從擴大資源規模轉向提升資源整合能力和使用效率。一直以來,各大學科研機構的知識庫各自為戰,造成“綠色”OA資源分布分散,多數呈信息孤島狀態。另一方面,由于資金投入和技術實力局限,機構知識庫缺乏類似商業數據庫的信息服務,這不但給讀者造成不便,也降低了學者上傳分享文獻的效率。

歐美機構庫正在從多方入手解決這些結構性問題,比如,增強不同機構庫之間基于API的互操作,加強與機構內研究教學管理系統(RMS 和LMS)的整合,實現與文獻及學者信息識別系統(比如ORCID和 DOI)的信息共享,利用數據文本挖掘等技術提升檢索效率,以及構建知識社群,等等。

美國OA體系有兩大主導勢力:以出版商聯盟為基礎的CHORUS和美國科研圖書館協會領導的SHARE。2014年SHARE的年度發展計劃中,提出了“機構知識庫生態”的概念,并推出了一個具體實施項目——主要內容包括OA資源注冊、OA資源發現和內容整合3大部分。該項目試圖實現對機構庫OA資源網絡傳播的系統追蹤,以提升用戶搜索學術資源的效率,提升機構庫OA內容的可見度,并計量其影響力。與此同時,通過深度內容整合和機構庫互操作,增強信息服務能力。

另一個OA資源整合的例子則從“小”方面入手,通過提升學者個人的開放資源使用效率,來促進OA發展——它是一群大學生在2013年底創立的“開放獲取按鈕(Open Access Button)”。讀者如果發現一篇感興趣的付費論文,可以通過“開放獲取按鈕”,在谷歌學者、OA期刊平臺、機構庫和各種社交媒體中搜索該論文可能存在的OA版本。在2014年國際開放獲取周期間,“開放獲取按鈕”推出了升級版,并借機向全世界推廣。其獨創性的用戶界面和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獲得廣泛好評,成為備受關注的OA新興力量。

出版巨頭培生曾放出豪言“出版商就是教育者(publisher as educator)”。今天,開放機構知識庫的迅猛發展讓教育科研機構有機會成為“開放出版商”。

這一發展趨勢,一方面將給學術出版產業帶來巨大創新空間和活力,也將強烈沖擊傳統學術出版生態,甚至可能邊緣化商業出版在學術傳播中的地位;另一方面,機構知識庫與出版商之間也存在著巨大的合作共贏空間。二者是競合關系,而且合作實踐正在升級:比如,一些出版商允許作者在OA時滯期后,將論文的正式版本(record version)存儲于機構庫——以往作者只能在機構庫發布未經編輯加工的終稿(accepted manuscript);很多機構庫也開始設立出版商數據庫鏈接,將處于OA時滯期、暫時無法免費閱讀的論文鏈入付費頁面。

 

(本博文節選自本人發表于 《科技與出版》的文章《學術出版的開放變局:2014年歐美開放獲取發展評述》,原文過長,特分為三篇博客,此為第二篇。歡迎交流指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3928-890067.html  

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