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nba让分胜负推荐

 關于OA

 

1.開放獲取的起源

本世紀初,科技期刊漲價幅度大大超過圖書館訂購經費以及消費指數的同期增幅,使得教育科研機構不斷減少期刊訂購。電子期刊出現后,其使用被嚴格限制在機構局域網內,仍然使科技知識的廣泛傳播和公共保存受到嚴重限制,科技知識變成出版社的壟斷產品。

為了打破這些限制,國際科技界提出了科技信息開放獲取的理念。20022月發布的《布達佩斯開放獲取計劃》提出推動科技文獻的開放獲取,即用戶通過互聯網免費閱讀、下載、復制和傳播作品。

200310月,德國馬普學會發起柏林會議,通過《關于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知識開放獲取的柏林宣言》,將開放獲取的對象擴展到科研論文、數據、參考資料、照片圖表、學術類多媒體資源等,并提出了開放獲取的兩個條件:

1)作者或版權所有人承諾向所有用戶提供免費的、不能撤回的和在全世界范圍內的復制、利用、傳播權利,只需保證以適當方式表明作者權利;

2)作品的完整版本應以標準格式存儲到在線存儲庫中以支持作品的開放獲取和長期保存。

《柏林宣言》得到了全球科技界的積極擁護,截至20089月,已經有包括中國科學院、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在內的250多個機構簽署了該宣言。

2.開放獲取的進一步衍生

2.1 科學數據的開放獲取

       20041月,經合組織(OECD)科技政策委員會發布《開放獲取公共資助研究數據的宣言》,提出要建立公共資助的研究數據的開放獲取機制,要建立透明的關于數據作者權、擁有權、使用倫理及其他限制、知識產權保護、使用者責任等的說明規則,通過標準化提高數據的互操作性,建立搜集和傳播數據的最佳方法與技術等來確保數據的真實性、原始性、完整性和安全性,建立數據管理最佳方法和專門服務來促進全球數據共享的高效率等。同時要兼顧開放獲取為科研創新帶來的利益和保護合法權益所需要的限制間的平衡,在設計科研數據獲取機制時應與國家的法律體系保持一致。200612月,OECD又頒布了《開放獲取公共資助研究數據的原則和指南》。指出公共資助的研究數據是由政府機構研究獲取的數據,或利用任何級別的政府資金資助的研究產生的數據。科學數據主要指用來作為科學研究主要來源的事實記錄(數值分數、文字記錄、圖像和聲音等)。實際上,科學數據開放獲取中已經涉及到關于數據收集、處理、利用、保存和管理等一系列機制,已經成為科技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的組成部分。

2.2 教育資源與教育過程的開放獲取

        20079月,在南非開普敦舉行的開放教育會議上發布了《開普敦開放教育宣言——解放開放教育資源的潛力》指出,教育者和教育機構通過創造和傳播大量的開放資源,建立和推廣各種支持內容創建、合作學習、知識共享、交互討論和開放傳播的教育技術,不但使更多人獲得高質量的教育,而且能使教育本身更有效,一種新型的以教育者和學習者在學習過程共同創造知識和共同推動知識發展的教育模式,一種以參與、交互、創造為特征的教育過程將應運而生。2008年,麻省理工學院出版了《開放教育:通過開放技術、開放內容和開放知識推進教育發展》,指出開放教育不僅提供了開放的教育資源使得更多的人能更方便地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包括通過虛擬試驗或可網絡操作的儀器而獲得的實驗資源),更重要的是利用諸如Web2.0技術使每個學生都可以成為主動的創造者和教育者,教育過程可以真正成為沉浸式、參與式、交互式、合作化和自適應的過程。這種開放教育所支持的知識的可復用性(reuse)、可融匯性(remix)和可重定向性(repurpose)將創造融匯的(blended)和無邊界的(Boundary-less)的教育模式,對好奇心的激發、學習過程的參與和交互、跨領域的發現和理解、新知識的產生和優化等將產生深遠影響。開放教育將造就新的教育生態(EducationalEcology)

3.科技文獻的OA模式

3.1 開放出版(金色OA

開放出版是指期刊論文發表后通過互聯網立即免費閱讀。開放出版有兩種基本形式,一是整個期刊開放出版,所有論文均免費閱讀,簡稱開放期刊;二是期刊本身以訂閱為主,部分論文可在交納論文處理費后開放閱讀,簡稱開放論文。

3.2 開放存儲(綠色OA

作者在論文發表后將論文存儲到機構或專業知識庫,立即或延遲一段時間(一般為612個月)后開放發布。

開放存儲可以按照學科來組織(比如物理類的arXiv)或機構(比如哈佛大學的DASH)。如果是大學主持的知識庫,他們通常會在OA之外提供相應措施保證文檔的長期保存。

知識庫自身并不進行同行評議。但它們保存的文獻通常是在別處經歷了同行評議過程的。知識庫可以包含預印本、刊本或兩者都有。

3.3 出版社對于OA存儲的可選政策

3.3.1 是否允許開放存儲

綠色政策,出版社允許作者存儲未經同行評議的投稿手稿和經過同行評議修改的最終錄用稿;藍色政策,出版社允許作者只可存儲錄用稿;黃色政策,出版社允許作者只可存儲投稿手稿(部分出版社允許在限制開放時間下可存儲錄用稿);白色,出版社沒有明確允許作者存儲論文的任何版本。

3.3.2 存儲地點

一般出版社規定只能存儲到作者個人網站、所在機構的知識庫和資助機構規定的專門知識庫中。

3.3.3 開放獲取時間

多數出版社規定了論文存儲后的禁止開放期,同一出版社的不同期刊的禁用期也往往不同,多為12個月。

3.3.4 其他限制條件

出版社均要求作者和接受存儲的知識庫在知識庫上提供完整的出版來源信息并提供指向期刊網站的 URL

4.OA期刊與傳統期刊的區別

OA期刊的基本是電子化的,在線的,免費的,并不受多數版權、許可權限制的。它與傳統期刊有以下區別:

4.1 版權方面

與傳統學術期刊要求把部分權利轉讓給出版商的方式不一樣,OA期刊版權由作者而不是出版單位來保留,作者對自己公開發表的學術信息始終擁有原始的版權,即OA期刊可以讓作者保留基本權利,比如保護作品完整權和署名權等。

從使用角度而言,開放存取允許他人免費使用已經發表的研究成果,這種出版模式與現行的版權法并不沖突,因為現行版權法賦予作者擁有限制作品傳播的權利,也賦予作者自由傳播作品的權利。

4.2 使用權方面

傳統學術期刊對用戶的不利影響在于出版商取得作者的版權并將其作品出版后賣給用戶的只有期刊的使用權。而OA期刊則是當作者同意其作品以開放存取方式出版時,事實上已經用創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等許可協議將絕大部分的版權賦予了用戶,用戶可以無限制地閱讀、下載、復制、分享、保存、打印、檢索、鏈接,而作者保留的是精神權利(如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等)和阻止惡意傳播的復制權利。

4.3 出版模式

    傳統學術期刊的出版模式為:作者投稿(一般不支付審稿費)學術刊物審稿、組織同行評審排版、印刷、銷售發行讀者或圖書館訂閱。
        OA期刊的出版模式為:作者投稿(一般需支付審稿費)→OA期刊刊物審稿、組織同行評審網絡傳播讀者或圖書館免費使用。
    傳統學術期刊的出版模式通常采用讀者付費的方式,即出版物以商品形式有償地提供給訂戶;OA期刊出版模式則大都采用作者付費的方式。為了提供基本的運行費用,OA期刊利用包括廣告、贊助和為用戶提供增值服務等各種途徑來爭取出版經費,但最主要的仍是作者付費。當然,出版費用的支付能力不是決定是否出版論文的關鍵,對于發展中國家的作者或沒有課題經費的作者,出版費用可以適當降低甚至免除,只有質量才是決定是否出版的唯一評判標準。

4.4 傳播方式與速度

OA期刊強調開放傳播,同一文獻可以通過多種途徑檢索和閱覽,交流范圍覆蓋整個互聯網;重視提高信息來源和信息使用的直接性和交互性,重視提高學術交流的時效性。OA期刊快捷的訪問方式可以大大提高論文的被引頻次。

5.促進OA發展的重要機構

5.1 SPARC(學術出版與學術資源聯盟)

學術出版與學術資源聯盟(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簡稱SPARC)由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創建于19986月。它是由大學和研究機構圖書館及相關教學和學術機構組成的信息合作組織。SPARC的宗旨在于,旨在糾正學術出版體系的不平衡現象,解決學術機構間信息交流不暢的問題,協助建立網絡及數字化的環境,促進廣泛的學術信息資源獲取與共享,致力于推動和創建一種基于網絡環境的真正為科學研究服務的學術交流體系。聯盟在1998年剛成立時,主要專注在科學、技術及醫學方面的期刊,因為這些期刊的價位較高。從2002年起,服務方向漸漸擴及至人文及社會科學。

SPARC目前擁有約800家成員單位,分布在北美、歐洲、日本、中國和澳大利亞等地,其中絕大多數為美國和加拿大的高等院校,如,阿拉巴馬大學、亞利桑那大學、阿肯色大學、波士頓學院、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還包括猶他州大學圖書館協會的12家大學圖書館。2001年,SPARC與一些歐洲組織共同成立了SPARC Europe

5.2 EIFL(圖書館電子信息組織)

EIFL創立于1999 年,總部設于意大利,宗旨是促進亞、非、歐、拉美等洲的60多個發展中和轉型中國家的圖書館合作,滿足對教育、學習、研究和持續社區發展等方面對知識共享的需求,最終消除發展和轉型中國家的知識壁壘。資金主要來自安德魯·梅隆基金會、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福特基金會、歐委會的FP77th Framework Programme)和Tempus 計劃、開放社會基金會、UNESCO 和惠康基金會的資金支持。EIFL主要進行以下幾方面工作:搭建國際OA知識庫,以保證其長期持續性;提供培訓活動,提供有關OA政策及在OA期刊、知識庫、開放數據和開放教育資源等方面實踐的一系列專業內容;在全球范圍內號召實行OA政策并推動形成法規制度。

5.3 OASPA(開放存取學術出版協會)

200810月,由英國最大的慈善機構衛爾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發起,就在開放存取日在倫敦成立了開放存取學術出版協會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OASPA)。OASPA的宗旨是支持和代表全球科學、技術和各學科領域的開放存取期刊出版者的利益,通過信息交流、制定行業標準、開發商業模式和出版模型,倡導金色之路”-出版開放存取期刊,促進教育發展,激勵創新。

OASPA的創始會員來自開放存取的先驅,包括英國的生物醫學中心(BioMed Central),美國的科學公共圖書館(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辛迪維出版公司(Hindawi Publishing Corporation),共同出版社(Co-Action Publishing),哥白尼(Copernicus),醫學教育在線Medical Education Online (David Solomon) SAGE SPARC Europe and Utrecht University Library (Igitur)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Gunther Eysenbach)等。

OASPA的會員對學術出版者與專業出版機構開放,包括大學出版社、盈利性出版機構和非盈利性出版機構。會員應真正對開放存取期刊的出版感興趣,簽署柏林宣言或布達佩斯宣言,必須出版過至少一種全文開放存取期刊。也歡迎其他支持OA期刊出版或對發展開放存取有興趣的個人和機構。會員資格及申請表可通過OASPA網站獲取。

5.4 開放獲取知識庫聯盟(COAR

創立于200910月,是在歐洲的DRIVER項目的基礎上拓展到全球的成果。為保障項目資金的可持續性,DRIVER項目又吸收日本、中國、拉美、加拿大和美國的機構參加成立了這個跨地區、跨學科的全球OA知識庫。目前已有歐美、亞洲共23個國家的90家機構加盟,實現跨地區的全球科研信息互聯共享。

COAR旗下有3個工作組,每個工作組各有職責、目標和工作任務。其中一個組負責知識庫內容建設,目前遇到存儲的時間和激勵機制不夠,資助機構和大學缺少政策支持的意識、出版商對自助存繳政策的概念模糊等問題。這個工作組將幫助COAR成員單位消除這些壁壘;第二組負責知識庫的互操作性;第三組重點支持知識庫網絡框架建設以及培訓知識庫管理人,支持地區和全國的知識庫計劃并推動知識庫管理人才的專業化。

COAR制定了清晰的開放存繳的互操作路線圖:到2013年,對IR現有的和新增的互操作服務、與這些服務相關聯的互操作性標準和指南等方面做整體描述,提出互操作性應具有作者標識、自動存儲、存儲網絡、使用統計、長期標識符、跨系統內容轉換等7方面功能。到2015年,明確互操作性及其標準規范的內容和基礎設施政策并加以推動。

5.5 開放獲取政策機構聯盟(COAPI

2009 年,堪薩斯大學是美國第一個對發表在同行評議期刊上的學院研究成果采用開放獲取政策的公立大學。這個政策維護了堪薩斯大學將他們的期刊出版物提供給世界各國的同行廣泛而自由獲取的權利。同年7月,這個大學帶領北美洲其它21個已建立開放獲取政策的大學和專科學院,包括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杜克大學以及蒙特利亞的康卡迪亞大學,共同建立了一個新的開放獲取政策機構聯盟(Coalition of Open Access Policy Institutions,簡稱COAPI),共同協作并分享具體的實施策略,并從國家層面對機構的開放獲取政策進行宣傳倡導。目前COAPI已經包括北美46所大學和研究中心。集體努力支持聯邦研究公共獲取法案FRPAA,支持Access2Research白宮請愿書等。

6.與OA相關的重要標準

6.1 OAI協議——解決開放獲取系統之間數據互通問題

Open Archives Initiative,簡稱OAI協議,是一種獨立于應用的、能夠提高Web資源共享范圍和能力的互操作協議標準。OAI最初目的是為了學術性電子期刊預印本之互通性檢索而設,因為數字圖書館所遇到的互通性檢索問題與之相似,所以2000年上半年,OAI計劃便將其適用范圍擴展至數字圖書館領域。

為達成加強系統間之互通性的目的,更準確地取用學術性電子全文資源OAI進一步發展詮釋資料擷取協定(Protocol for Metadata Harvesting,簡稱為OAI-PMH)以利運作。OAI-PMH是以HTTP為基礎,在協定中,儲存地被定義為可取用的網路系統,其包含可使用擷取協定進行檢索的詮釋資料;這些釋資料以XML的編碼(encoding)格式傳回,不過需要使用無修飾詞(unqualified)Dublin Core-元素集(Element Set)來支援編碼記錄,然而OAI的協定也允許使用其他有支援XML記錄定義。另外,OAI-PMH亦可支援PerlJavaC++等程式語言。OAI-PMH主要的功能在於從電子全文的典藏處獲得詮釋資料,并予制作索引以為搜尋線索,達到便于搜尋電子全文的目的,而在進行全文檢索時OAI-PMH會以不同的格式提供詮釋資料。

OAI解決各了個數據系統之間互不隸屬、資料分散存儲、難以整合等問題的一種能夠合分布式存放的系統之中文獻的架構標準OAI協議的建立為數字資源聯合目錄的建立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6.2 創作共用-署名許可(CC BY——解決開放獲取的版權問題

知識共享(Creative Commons,簡稱CC)是一個非營利組織,也是該組織所提供一系列彈性著作權許可方式的名稱。知識共享組織的主要宗旨是增加創意作品的流通可及性,作為其他人據以創作及共享的基礎,并尋找適當的法律以確保上述理念。

知識共享的理念和copyleft緊密聯系。傳統的著作權中有兩種極端,一端是保留所有權利All Rights Reserved),另一端則是不保留任何權利(即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該組織試圖在兩者中間廣大的灰色地帶保有彈性,使得創作者可以保留部分權利Some Rights Reserved),思索知識產權信息時代的意義。知識共享提供多種可供選擇的許可形式及條款組合,創作者可與大眾分享其創作,授予其他人一定條件下再散布的權利,卻又可能保留其他某些權利。

六種核心許可條款

知識共享協議允許作者選擇不同的授權條款和根據不同國家的著作權法制定的版權協議,版權持有人可以指定以下的條件:(以下條件均不適用于原始創作者)

標志

英文

縮寫

全稱

說明

Attribution

BY

署名

您(用戶)可以復制、發行、展覽、表演、放映、廣播或通過信息網絡傳播本作品;您必須按照作者或者許可人指定的方式對作品進行署名。

NonCommercial

NC

非商業性使

您可以自由復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作品。

NoDerivs

ND

禁止演繹

您可以自由復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更改本作品。

ShareAlike

SA

相同方式

共享

您可以自由復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若您改變、轉變或更改本作品,僅在遵守與本作品相同的授權條款下,您才能散布由本作品產生的派生作品

在沒有指定“NC”的情況下,將授權對本作品進行商業利用;在沒有指定“ND”的情況下,將授權創作派生作品。另外,含有“NC”“ND”知識共享協議將不被認為是自由文化協議

許可條款

BY

NC

ND

SA

署名(BY

     

署名(BY-相同方式共享(SA

   

署名(BY-禁止演繹(ND

 

 

署名(BY-非商業性(NC

   

署名(BY-非商業性(NC-相同方式共享(SA

 

署名(BY-非商業性(NC-禁止演繹(ND

 

 

這些不同條件共有16種組合模式,其中4種組合由于同時包括互相排斥的“ND”“SA”而無效;1種沒有以上任何條件的協議,它相當于公有領域。在CC 2.0以上的版本,又有5種沒有署名條款的協議被列為淘汰,因為98%的授權者都要求署名。簡化后剩下6種許可條款。

7.掠奪性出版商

開放存取出版在學術出版界廣受推崇,開放存取出版模式一直被認為擁有著許多傳統期刊出版模式所沒有的優勢。但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圖書館的一位負責元數據處理的圖書館員杰弗里·比爾(Jeffrey Beall)則認為,過分熱心的開放存取倡導者們正在營造一種掠奪性開發的市場環境,而這卻大大威脅到了學術出版本身的可信度。

每年的學術交流中都充斥著成百上千種新發布的、次等的論文,這為盡責的研究人員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他們不得不從中篩選,過濾掉無價值的研究論文,于是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所謂的掠奪成性的出版商——就是那些非專業性地利用黃金開放存取出版模式來為自己賺取利潤的出版商。這些出版商利用騙術來讓自己表現出正統性,從而誘騙研究人員將他們的作品提交,而后又向這些作者們收取出版他們作品的費用。其捕食對象多是一些大學三年級的教職工和研究生,這些出版商會向他們炮轟似的發送一批教唆性的垃圾郵件。通過從一些正統出版商的網站上獲取一些數據,他們還會發送一些個性化的垃圾郵件,通過大肆贊揚研究人員之前所取得的成功以及邀請他們提交新作來誘騙他們上鉤。許多這些假冒的出版商虛偽地聲稱他們將實施嚴格的同行評議,但事實表明他們只是在接收到作者支付的費用后即按常規出版了論文的初稿。還有一些出版商甚至在還未獲得相關領域科學家的允許前就直接將他們的名字添加到他們的編輯委員名單中,他們還做過其他一些違反職業道德的行為。

為了幫助學者們辨別這些掠奪性出版商,弗里·比爾制作了一個稱為掠奪性開放存取期刊的黑名單(http://scholarlyoa.com/publishers/),2010年的時候列表包括23個出版商,到2011年已經超過225個了,這表明掠奪性期刊和出版商的數量正快速增長。

 

 

让分胜负成蓝彩主力军